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腾讯音乐:音乐订阅收入同比增长60.1%

2020-03-18 15:19:25 来源 : 封面新闻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总营收同比增长35.1%至人民币72.9亿元;音乐订阅收入同比增长60.1%至人民币11.1亿元;

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增长至人民币10.4亿元(1.5亿美元),2018年同期为净亏损人民币8.76亿元;

数据显示,第四季度TME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3990万,同比增长47.8%,环比上一季度净增加450万,达到上市以来最高增速,在线音乐ARPPU同比增长8.1%。

在线音乐付费业务驶入快车道背后

音乐平台并驱争先

数据显示,第四季度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3990万,同比增长47.8%,环比上一季度净增加450万,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率在2019年第四季度显著提高到6.2%。其他在线音乐服务本季度营业收入为10.3亿元,同比增长24.3%,明显高于上个季度8.8%的同比增速。整体来看,本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业务的的营业收入为21.4亿元,同比增长40.7%,而上个季度的同比增速为26.2%。

虽然付费率在2019年第四季度显著提高到6,2%,超越2018年同期的4.2%,比起spotify这一音乐流媒体巨头43%的付费率,还是差的有点多。不过快速上涨的音乐付费用户,以及环比上升4.5%的在线音乐ARPPU,倒是从侧面证明了TME向付费流媒体模式的战略转型初见成效,音乐付费驶入增长快车道。

它的订阅付费增长的快,原因还是在于版权。虽然在我国市场,签订独家授权协议很常见,但是签订大量的音乐版权独家协议,虽优势尽显,却分食了竞争对手利益,这也导致前段时间有关部门对腾讯音乐展开了反垄断调查,尽管很多人都认为对腾讯音乐的反垄断调查将成为互联网经济反垄断执法上的“从0到1”,但就在前几天,这个反垄断调查也停止了。

对流媒体音乐平台而言,版权决定音乐数量也就和用户数量挂钩。就在TME将发财报的前后一个星期,3月12日,阿里宣布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天猫精灵以及短音乐创新产品鲸鸣、唱鸭都将获得太合音乐旗下艺人歌曲授权。3月13日,网易云音乐与日本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包括《龙猫》《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崖上的波妞》等在内的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此前,网易云音乐则已拿下《歌手》、《声临其境3》、《嗨唱转起来》、《我们的乐队》等综艺节目的音乐版权。

几家平台的的竞争此消彼长,目前能和TME来抗衡的大概就只有网易云音乐和Apple music了。据网易云上个月底发布的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看,付费会员带动下,音乐收入也在增长,网易财报并没有单独披露网易云部分营收,但从网易云音乐所在的创新及其他业务看,整体营收和毛利率均有较大提升。

财报电话会议中丁磊直言希望音乐产品回归合理理性版权费用,其实暗指的就是TME。这样的机会也许很快会到来,今年腾讯音乐和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协议部分到期,但是这会不会成为音乐行业的转机还未可知。

现金牛依然是社交娱乐业务

腾讯音乐业内战火烧到“直播”

其实一直以来,腾讯音乐都因为社交娱乐业务营收占比远超起家的在线音乐业务,而被戏称为一个直播内核的公司。虽然在线音乐付费业务营收在提升,但现金牛依然在社交娱乐业务这块,营收占比在7成左右。

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业务主要以直播业务为主,模式就是以卡拉OK和音乐为中心的现场直播业务,虚拟礼物和高级会员资格销售成为了带来营收的重要部分。

巧的是就在TME发财报同一天,欢聚时代也发了财报,这也是一个同处于直播赛道的企业。欢聚集团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视频和直播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到4.852亿,其中超过78.8%的用户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直播收入为71.466亿元(10.265亿美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43.914亿元增长了62.7%。

近几年欢聚、陌陌等都在通过提升付费率和ARPPU来刺激业绩增长,但的确被“十八线”用户们一个双击一个双击养出来的快手早就凭借短视频坐上了移动直播的强者座椅。从财报看,2019年腾讯音乐社交娱乐业务营业收入为182.8亿元,同比增长36%,第四季度营收为51.5亿元,同比增长36%。假设其社交服务业务全部来自直播,与直播收入为71.466亿元的欢聚比,体量仍然不可小觑。

直播的确是印钞机,连让云村村民以格调为傲的网易云也内嵌了look直播。不过抖音快手的直播业务虽凶猛但对于腾讯音乐的正面冲击倒也没那么强烈,直播是荷尔蒙生意没错,但也要建立在大流量至上,流量TME是不缺的,再说社交娱乐业务对头部主播也没那么依赖。

来谈谈TME Live和长音频业务

下一阶段的增长新动能或初见端倪

前面有提到3月腾讯阿里在音乐方面均动作频频,腾讯音乐这边重点在推TME Live和长音频。我想下一阶段的增长新动能也许初见端倪。

3月14号,TME Live办了一场线上音乐会,杨丞琳作为首场线上音乐会嘉宾出现。这场音乐会作为疫情期间的一次试水,结果还是比预期稍好,当天有150万观众来看这场演唱会,也再一次说明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加在一起,TME的活动是真的不缺流量入口。

TME live看上的其实就是音乐演出这块领域,2017年开始,说唱文化一夜爆火,江小白、摩登天空等加码嘻哈演出,很多人打开了音乐演出体验的新世界,音乐演出领域当然不止嘻哈,根据《2019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音乐演出产业规模为182亿元,TME live做的是线下筹办线上直播和纯线上两种方式。比起线下筹办真是省了不少精力。

疫情期间,云+万物,云蹦迪、云演唱会等不是昙花一现的搞趣,其实暴露的是音乐人和DJ们以及消费者们对线上娱乐消费的需求。网易云也在疫情期间和一些厂牌如One Third合作线上演出,效果亦可。

音乐平台在线上直播上实在是有天然优势,优势就在于本身的活跃生态社区氛围良好,尤其是网易云音乐这类平台。抓住和摩登天空这类唱片公司还有一些受欢迎的主流或小众厂牌的合作机会,对于创作音乐人来说是一个曝光的好机会,对于平台来说也是一个增加基础用户乃至付费用户的新机会。

疫情这只黑天鹅飞走之后,可能线下演出依旧会回归主流,但于经纪人音乐人来说,线上live这种形式也足以给他们提醒,这其中还有很大的机会,对于初尝线上live新奇的粉丝,也不会希望这只是一种昙花一现的过渡娱乐方式。

再看长音频,腾讯音乐首席财务官胡敏在财报发布后强调,腾讯音乐将持续发力长音频等内容,进一步扩大在线音频娱乐市场版图,早先TME宣布就2020年将与“兄弟公司”阅文集团合作,发力长音频业务。阅文对网络文学行业的重量自不必说,如果腾讯音乐获取授权制作音频内容,借助腾讯音乐的巨大流量池,这块用户规模达到5亿,市场规模超40亿元的在线音频行业蛋糕,可能也要被联手分走不少。增加内容供给之于,也将和现有服务协同,吸引更多用户。流媒体竞争愈发激烈的背景下,这样的外延拓展也许真的能刺激到增长,成为撬动用户和收入的新杠杆。

最近更新